新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中医情志护理联合穴位按摩在肺癌化疗患者睡眠障碍中的应用


中医情志护理联合穴位按摩在肺癌化疗患者睡眠障碍中的应用

徐畅

连云港市第二人民医院肿瘤放疗科   江苏连云港   222000

【摘要】目的:分析肺癌化疗睡眠障碍患者在中医情志护理的基础上联合使用穴位按摩的效果。方法:选取2020年6月—2022年12月本院收治的80例肺癌化疗睡眠障碍患者作为研究对象,按不同护理方法将其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每组40例。对对照组患者应用中医情志护理,对观察组患者应用中医情志护理联合使用穴位按摩。对比两组患者护理前后的睡眠质量、不良心理状态、癌因性疲乏等情况。结果:护理后,观察组患者各项PSQI评分及总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护理后,两组患者的SAS分、SDS评分均低于同组护理前,且观察组患者均低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护理后,除正常工作评分外,观察组患者的其余各项BFI评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在中医情志护理的基础上联合使用穴位按摩能有效改善肺癌化疗睡眠障碍患者的睡眠障碍,缓解患者不良心理状态,并能减轻患者癌因性疲乏情况。

【关键词】肺癌化疗;睡眠障碍;中医情志护理;穴位按摩

【中图分类号】R734.2;R248【文献标识码B【文章编号2097-1958(2023)16-0193-03


肺癌是一种临床常见的恶性肿瘤疾病,其主要发病原因与吸烟、环境污染、职业接触、肺部慢性感染等因素有关,且营养状况、遗传因素均为诱发因素[1]。患者就诊时病情多已发展至中晚期,显著症状为咳嗽;部分患者存在痰中带血、食欲缺乏、日渐消瘦等现象,故多数患者的预后欠佳。化疗是肺癌患者常见的治疗手段,属于一项全身性治疗,在杀灭肿瘤细胞的同时,也会损害正常的身体组织,故容易导致患者出现多种不良反应,如睡眠障碍,继而降低患者的生活质量[2]。随着中医技术在临床得到广泛应用,本研究旨在分析肺癌化疗睡眠障碍患者在中医情志护理的基础上联合使用穴位按摩的效果,详情汇报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选取2020年6月—2022年12月本院收治的80例肺癌化疗睡眠障碍患者作为研究对象,按不同护理方法将其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每组40例。对照组中男性27例,女性13例;年龄35~74岁,平均年龄54.55±6.17)岁;病例类型:腺癌22例,鳞癌15例,大细胞癌2例,巨细胞癌1例;文化程度:本科及以上9例,大专16例,初高中7例,其他8例。观察组中男性26例,女性14例;年龄38~70岁,平均年龄(55.17±6.32)岁;病例类型:腺癌20例,鳞癌16例,大细胞癌3例,巨细胞癌1例;文化程度:本科及以上11例,大专18例,高中5例,其他6例。两组患者基线资料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研究可比。

入标准:(1)经影像学和病理学检验确诊;(2)眠障;(3)初次化疗;(4)年龄<75;(5)临床资齐全;(6)患者对研究内容知情,且自愿参与。

排除标准:(1)预计生存期<3个月;(2)合并精神疾病;(3)处于妊娠期或哺乳期;(4)依从性差;(5)合认知障碍;(6)存在手术或化疗禁忌证;(7)存在沟

障碍。

1.2方法

1.2.1对对照组患者应用中医情志护理

1.2.1.1因人施护根据患者家庭文化背景、年龄、性格、经验知识、生活阅历等情况为其落实针对性

志护理。

1.2.1.2护士需告知患者保持良好的心理状态对疾病康复的积极影响,鼓励患者畅所欲言,以缓解患者的负面情绪。

1.2.1.3避免刺激,稳定情绪护士在护理工作中需保持动作轻柔,避免器械移动出现响动;告知患者日常需保持安静,可采用静坐、深呼吸锻炼等方式稳定呼吸、情绪。

1.2.2对观察组患者应用中医情志护理联合使用穴位按摩其中,中医情志护理与对照组患者的方式保持一致。穴位按摩:选择内关、足三里、蠡沟、云门、肝俞、百会、太冲等穴位实施按摩。先以指肚点住穴位,下沉按压,再以顺时针缓慢转圈,每个穴位按摩时间为5min,分别于患者起床后、睡觉前30min实施按摩。根据患者实际情况可选择穴位单独按摩,若患者存在腿酸胀难以入睡情况,可适当增加委中、承筋、承山等穴位实施按摩。

1.3观察指标

1.3.1采用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PSQI)评价[3]组患者的睡眠质量涵盖睡眠质量、入睡时间、睡眠时间、睡眠效率、睡眠障碍等维度,共18个计分自评条目,总分为0~21分,分值越高代表患者的睡眠质量越差。

1.3.2借助抑郁自评量表(SDS)、焦虑自评量表SAS)评价[4]两组患者的不良心理状态两个量表均

采用4级评分法,其中SDS量表的临界分值为53分,SAS量表的临界分值为50分,分值越高表示患者的抑郁、焦虑情绪越严重。

1.3.3借助癌因性疲乏症(BFI[5]量表评价两组患者的癌因性疲乏程度选用现在疲乏程度、过去24h乏程度、最疲乏程度、一般活动、正常工作、情绪、享生活7个维度,采用11级评分法(0~10分),分值越高表患者的癌因性疲乏症状越严重。

1.4统计学分析

借助SPSS20.0软件处理本研究数据,计量资料以(x ±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n(%)表示,采用χ2检验,P<0.05代表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两组患者睡眠质量评分比较

护理前,两组患者各项PSQI评分及总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护理后,观察组患者各项PSQI评分及总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详见表1。


1两组患者睡眠质量评分比较[(x±s),分]

组别

睡眠质量

入睡时间

睡眠时间

护理前护理后

护理前护理后

护理前

护理后

对照组(40例)

1.56±0.310.78±0.10

1.61±0.350.70±0.11

1.59±0.28

0.60±0.07

观察组(40例)

1.60±0.240.62±0.09

1.63±0.310.61±0.12

1.60±0.31

0.50±0.10

t

0.6457.522

0.2713.497

0.151

5.181

P

0.5210.001

0.7870.001

0.880

0.001

组别

睡眠效率

睡眠障碍


总分

护理前护理后

护理前护理后

护理前

护理后

对照组(40例)

1.68±0.210.63±0.10

2.11±0.410.70±0.19

8.55±2.13

3.41±0.62

观察组(40例)

1.70±0.280.57±0.06

2.13±0.370.62±0.13

8.66±1.97

2.92±0.29

t

0.3613.254

0.2292.198

0.240

4.528

P

0.7190.002

0.8190.031

0.811

0.001


2.2两组患者不良心理状态比较

护理前,两组患者的SAS评分、SDS评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护理后,两组患者的SAS评分、SDS评分均低于同组护理前,且观察组患者均低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详见表2。


2两组患者不良心理状态比较[(x±s),分]

组别

例数

SAS评分

t(组内差异)

P(组内差异)

SDS评分

t(组内差异)

P(组内差异)

护理前

护理后

护理前

护理后

对照组

40

60.31±6.54

44.61±4.09

12.873

0.001

54.19±4.30

41.69±3.94

13.555

0.001

观察组

40

59.11±6.36

41.19±3.52

15.591

0.001

55.36±5.01

39.74±3.52

16.134

0.001

t(组间差异)


0.832

4.008



1.121

2.334



P(组间差异)


0.408

0.001



0.266

0.022




2.3两组患者癌因性疲乏评分比较

护理前,两组患者的各项BFI得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护理后,除正常工作评分外,观察组患者的

其余各项BFI评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详见表3。

3两组患者癌因性疲乏评分比较[(x±s),分]

组别

现在疲乏程度

过去24h疲乏程度

最疲乏程度

一般活动

护理前

护理后

护理前

护理后

护理前

护理后

护理前

护理后

对照组(40例)

4.29±0.58

3.08±0.39

3.80±0.61

2.93±0.21

4.65±0.71

3.58±0.41

3.25±0.29

2.58±0.29

观察组(40例)

4.31±0.54

2.27±0.13

3.82±0.59

2.62±0.19

4.70±0.69

3.22±0.39

3.24±0.31

2.41±0.17

T

0.160

12.462

0.149

4.708

0.319

4.024

0.149

3.198

P

0.874

0.001

0.882

0.001

0.750

0.001

0.882

0.002

组别

正常工作

情绪

享受生活

护理前

护理后

护理前

护理后

护理前

护理后

对照组(40例)

6.24±1.17

4.28±0.81

5.74±0.88

4.01±0.39

5.20±0.41

3.67±0.61

观察组(40例)

6.23±1.20

4.10±0.58

5.80±0.74

3.79±0.32

5.23±0.39

3.42±0.43

T

0.038

1.143

0.330

2.758

0.335

2.119

P

0.970

0.275

0.742

0.007

0.738

0.037


3讨论

肺癌化疗患者因身体不适感会加重负面情绪、睡眠障碍等症状,继而可影响患者的治疗依从性及预后质[6]。情志是指人的心理活动,属于人在接触、认识外界客观事物时做出的综合反映[7]。中医认为,七情平稳才可气血调和,若情志出现异常则会伤及脏腑,即喜伤心、怒伤肝、忧伤肺、思伤脾、恐伤肾。对于癌症患者而言,情绪变动会直接影响其疾病康复进展。

中医情志护理是在中医技术上,由护理人员秉持“辨证论治”的原则,通过言行举止提高患者的认知,消除其焦虑、顾虑等不良情绪[8]。穴位是脏腑、经络气血输注出入的特殊部位,其与深部的组织器官互相疏通,从内向外可反映机体的疾病情况,并可由外向内接受刺激而防治疾病。穴位按摩可疏通人体经络并促进血液循环,刺激与患者症状对应的穴位,可有效缓解症状[9-10]。本研究结果显示,护理后,观察组患者各项PSQI评分及总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护理后,两组患者的SAS评分、SDS评分均低于同组护理前,且观察组患者均低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护理后,除正常工作评分外,观察组患者的其余各项BFI评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综上所述,在中医情志护理的基础上联合使用穴位按摩能有效改善患者的睡眠障碍,缓解患者的不良心理状态,并能减轻患者的癌因性疲乏程度。

参考文献

[1]佘清清,任婷,刘健美.中医康复对肺癌化疗间歇期患者的干预效果观察[J].湖南中医杂志,2021,37(4):101-102,126.

[2]季广云.中医情志护理加穴位按摩在肺癌化疗患者中的应用价值[J].黑龙江医学,2022,46(13):1629-1632.

[3]高莹,周明丽.穴位贴敷联合按摩对肺癌化疗患者生活质量及睡眠障碍的影响分析[J].西藏医药,2022,43(5):137-138.

[4]薛淑姝,王惠,张红粉.情志护理及饮食调护对肺癌化疗患者的影响研究[J].心理月刊,2022,17(19):75-77.

[5]李晓倩,黄丽,贺春莲.中医情志护理加穴位按摩治疗肺癌化疗患者生活质量的改善评价[J].新疆中医药,2022,40(2):49-51.

[6]高佳丽.穴位贴敷及按摩护理干预对肺癌化疗患者消化道反应及睡眠障碍的影响[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22,20(6):157-159.

[7]丘春萍,江秋兰,殷舒琉.中医情志护理加穴位按摩对晚期肺癌化疗患者睡眠障碍及不良反应的影响[J].世界睡眠医学杂志,2021,8(1):55-56.

[8]吴黎,田汨,张艳花,等.情志护理联合饮食调护对肺癌化疗患者免疫功能、不良反应及心理状态的影响[J].慢性病学杂志,2020,21(3):457-459,462.

[9]张立敏.电子止吐仪联合穴位按摩对肺癌化疗患者呕吐的预防效果[J].医疗装备,2020,33(16):189-191.

[10]王苗.中医情志护理加穴位按摩治疗肺癌化疗患者睡眠障碍疗效观察[J].新中医,2020,52(22):180-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