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期刊介绍
ABUIABAEGAAg7YqIlwYonNK0uQQwxgM4_wQ

主管单位 

    南方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 

    广东人民出版社有限公司

编辑出版   

    广东《临床护理研究》 杂志社有限公司

社长、主编

    肖风华

邮发代号   

    46-131

标准刊号 

    ISSN 2097-1958

    CN 44-1755/R

地   址

    临床护理研究杂志社

投稿邮箱

    lchlyjzz@163.com


压力系统模型的团体护理联合心理疏导对肺癌放疗患者疾病感知、自我效能及心理状态的影响  陈婷婷 徐州矿务集团总医院放疗科  江苏徐州  221000 【摘要】目的  探讨对肺癌放疗患者实施压力系统模型


压力系统模型的团体护理联合心理疏导对肺癌放疗患者疾病感知、自我效能及心理状态的影响

陈婷婷

徐州矿务集团总医院放疗科   江苏徐州   221000

【摘要】目的   探讨对肺癌放疗患者实施压力系统模型团队护理联合心理疏导中的实行效果及对患者自我效能、心理状态、疾病感知的影响。方法 选取2021年1月—2022年12月本院收治的87例肺癌放疗患者作为研究对象,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将其分为对照组(43例)和试验组(44例)。对照组患者采用常规护理,包括常规健康教育与心理疏导,试验组患者在对照组的基础上采用基于压力系统模型的团体护理联合心理疏导。比较两组患者护理前后的疾病感知、生活质量、心理状态、健康行为、自我效能。结果   干预后,试验组患者的疾病感知评分低于对照组,生活质量评分高于对照组,SAS评分、SDS评分均低于对照组,自我效能和健康行为评分高于对照组,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在肺癌放疗术后实施基于压力系统模型的团体护理联合心理疏导,能提高患者的预后恢复效果,同时能有效减轻患者负性疾病感知,改善其心理状态,并提升其自我效能,可推广。

【关键词】压力系统模型;团体护理;心理疏导;肺癌放疗;疾病感知;自我效能

【中图分类号】R473.73【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2097-1958(2024)03-0028-03

肺癌为原发性支气管肺癌的简称,是起源于肺部支气管腺体或黏膜的恶性肿瘤[1]。近些年肺癌发病率及死亡率逐年上升,目前,肺癌术后通过进行生物靶向治疗与放化疗,多数的患者放疗以抑制癌细胞繁衍[2]。术后放疗能有效抑制癌细胞增殖,但放疗对患者的正常组织细胞造成严重损伤,同时患者长期受疾病影响,普遍存在焦虑、抑郁等不良心理状态,出现癌因性疲乏症状,对其身心健康与生活工作造成严重影响[3],故还需配合护理以确保治疗效果。临床研究证实,压力系统模型的团体护理联合心理疏导能够更好地改善患者的心理状态,缓解癌因性疲乏症状,提高患者的自我效能与治疗效果。本研究选取2021年1月—2022年12月本院收治的87例肺癌放疗患者作为研究对象,实施压力系统模型的团体护理联合心理疏导,旨在明确压力系统模型的团体护理联合心理疏导的实施优势,现报道如下。

1资料和方法

1.1一般资料

选取2021年1月—2022年12月本院收治的87例肺癌放疗患者作为研究对象,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将其分为对照组(43例)和试验组(44例)。对照组患者中男26例,女17例;年龄51~76岁,平均年龄(59.72±6.37)岁;疾病类型:小细胞肺癌7例,鳞状细胞癌15例,腺11例,大细胞癌10例。试验组患者中男28例,女16例;年龄52~77岁,平均年龄(60.49±6.26)岁;疾病类型:小细胞肺癌6例,鳞状细胞癌17例,腺癌12例,大细胞癌9例。两组患者的一般资料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研究具有可比性。本研究经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伦理批号:2020-12-07)。

纳入标准:(1)经临床检查确诊为肺癌,接受放疗;2)无认知与意识障碍;(3)可接受随访;(4)预计生存期不低于6个月。

排除标准:(1)存在听力、视力及语言障碍;(2)精神失常;(3)病情严重恶化,无法继续参与研究;(4)心、肝、肾功能损害严重。

1.2方法

1.2.1对照组

对照组患者采用常规护理,包括健康教育和心理疏导。患者住院后,协助其完成各项检查,给予饮食、运动及用药指导。给予患者健康教育,为其讲解肺癌病因及症状相关知识、放疗过程、应当注意的护理措施以及并发症预防知识。

1.2.2试验组

试验组患者在对照组的基础上联合压力系统模型的团体护理,具体如下:

1.2.2.1组建团体护理小组组员包含心理咨询师、护士、肿瘤科医生以及副主任护师各1名。于患者住院放疗期间,为其提供5次团体护理服务,每次服务时间为60min。

1.2.2.2初次评估采取面对面的方式,主动与患者进行交谈,对其心理状态进行评估,深入了解其负面情绪与心理负担产生的确切原因,指导其正确识别疾病不可控和可控的情况。

1.2.2.3二次评估进一步了解患者的基本信息、家庭条件与水平以及对疾病认知的程度,向患者讲解选取的治疗方法以及确诊后会采取的相应措施。

1.2.2.4应对方案依据患者自身状况及评估结果,进行针对性管理,向患者详细介绍肺癌与放疗相关知识,为患者搭建交流的平台,建立肺癌病友微信交流群,定期发布相关疾病知识和视频、专业权威肺癌相关微信公众号、健康生活方法、不良反应应对方法等,并鼓励患者通过微信交流群互相鼓励与安慰,告知患者若有疑问,可通过交流群直接询问群管理员或在线的团体护理小组成员,增加其获得正确知识的渠道,并获得更多应对疾病的资源。

1.2.2.5压力释放为患者仔细讲解运动对疾病治疗与病情控制的重要性,鼓励患者积极进行运动锻炼,以增强自身体质和行为控制能力,如游泳、慢跑、自行车等有氧运动;鼓励患者通过合理的娱乐活动,以转移患者对疾病的关注,减轻疾病的影响。如听喜欢的音乐,观看可让人放松的电视节目等。鼓励患者寻找正确的方式合理宣泄负面情绪,医院结合家庭双方面形成同伴支持效果。

1.3观察指标

1.3.1疾病感知采用简易疾病感知问卷(BIPQ)进行评价,包括症状识别、治疗控制、疾病关注度、疾病影响4项,每项满分均为10分,得分越低提示患者受疾病的影响越小[4]

1.3.2生活质量使用健康调查简表(Itemshort FormHealthSurvey,SF-36)评估患者护理前后的生活质量,该量表共8项,满分100分,得分越高越好。

1.3.3心理状态使用焦虑自评量表(Self-ratingAnxietyScale,SAS)、抑郁自评量表(Self-ratingDepressionScale,SDS)进行心理状态评估,两个量表均采用4级评分法,分值25~100分,评分越低越好。

1.3.4健康行为采用健康促进生活方式量表-Ⅱ(HealthPromotingLifestyleProfile-Ⅱ,HPLP-Ⅱ)评估患者护理前后的健康行为,该量表共52项,使用4级评分法,共208分,得分越高越好[5]

1.3.5自我效能使用一般自我效能感量表GeneralPerceivedSelf-E嬲cacyScale(GSES)评估患者的自我效能,该量表共10项,使用4级评分法,共40分,分数越高越好[6]

1.4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23.0统计学软件分析本研究数据,符合正态分布的计量资料采用(r±s)描述,比较采用t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两组患者疾病感知比较

干预前,两组患者的疾病感知各项评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试验组患者的疾病感知各项评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详见表1。

1两组患者疾病感知比较[(r±s),分]

组别

n


疾病感知评分


症状识别

治疗控制疾病关注度

疾病影响

干预前干预后

干预前

干预后

干预前

干预后

干预前干预后

对照组

43

8.43±0.59

7.36±0.41

8.59±0.63

7.25±0.42

8.78±0.75

8.26±0.48

8.72±0.64

7.79±0.45

试验组

44

8.47±0.61

6.73±0.39

8.52±0.65

6.58±0.37

8.75±0.73

7.47±0.43

8.67±0.61

7.02±0.41

t


0.311

7.345

0.510

7.900

0.189

8.090

0.373

8.346

P


0.757

<0.001

0.611

<0.001

0.851

<0.001

0.710

<0.001

2.2两组患者生活质量和心理状态比较

干预前,两组患者的生活质量和心理状态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试验组患者的生活质量评分高于对照组,心理状态两项评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详见表2。


2两组患者生活质量和心理状态比较[(r±s),分]

组别

n

生活质量

心理状态

SF-36评分

SAS评分SDS评分

干预前

干预后

干预前

干预后

干预前

干预后

对照组

43

64.71±5.36

75.43±6.37

62.52±3.47

52.76±2.89

64.75±3.67

55.63±3.15

试验组

44

64.38±5.34

87.68±7.15

62.69±3.53

47.49±2.67

64.61±3.62

49.85±2.76

t


0.288

8.431

0.227

8.837

0.179

9.109

P


0.774

<0.001

0.821

<0.001

0.858

<0.001

2.3两组患者健康行为和自我效能比较

干预前,两组患者的健康行为和自我效能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试验组患者的健康行为和自我效能评分均高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详见表3。

3两组患者健康行为和自我效能比较[(r±s),分]

组别

n

      健康行为(HPLPⅡ评分)                                  自我效能(GSES评分)

干预前

干预后

干预前

干预后

对照组

43

87.79±9.56

121.73±12.49

17.61±2.49

23.76±3.53

试验组

44

87.41±9.53

152.25±13.76

17.35±2.46

31.43±3.86

t


0.186

10.825

0.490

9.665

P


0.853

<0.001

0.626

<0.001

3讨论

肺癌患者早期症状以咳嗽最为多见,随着病情发展,可能出现呼吸困难、痰中带血、发热、胸痛、声音嘶哑等症状,严重影响其身心健康[7]。临床通常手术配合放疗进行治疗,可有效延长生存期。但放疗会对患者身体造成副作用,导致患者心理压力较大,长期治疗会使患者易对疾病产生不确定感,感知控制能力下降。故需给予患者有效护理以缓解其心理压力,增强其信心,从而确保治疗效果。压力系统模型理论根据患者应对压力能力的不同,分析压力因素。通过团队调动患者的积极性,可明显提高其疾病认知,增强其疾病控制感[8]

本研究结果显示,干预后试验组患者的疾病感知BIPQ)问卷各项评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果说明,试验组患者对疾病负性感知更低,可更积极地面对疾病;通过组建团体护理小组,可帮助患者获得更好的情感支持;通过初步评估与二次评估,依据真实情况采取应对办法,使患者能正确认知疾病,释放压力,故可有效降低其负性感知。

本研究结果显示,干预后试验组患者的生活质量SF-36)评分高于对照组,SAS评分、SDS评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果说明,试验组患者的生活质量得到明显提高,心理状态更好,患者能够更加积极地面对疾病。患者获得来自患者家属、医护人员、病友的感情支持,使其压力得以大大缓解,故其生活质量更高,心理状态也更好且稳定。试验组患者的健康行为(HPLPⅡ)评分、自我效能(GSES)评分均高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果说明,为患者搭建交流平台可使其与病友互相鼓励与安慰,并获得更多的应对资源,提高疾病认知度;适当的压力释放,使其能始终保持更好的心理状态,促进其健康行为,提高自我效能。以上结果表明,患者通过采用基于压力系统模型的团体护理联合心理疏导,情感支持以及疾病认知得到明显提升,躯体得到更好的修养,故癌因性疲乏症状得到有效减轻。

综上所述,心理疏导联合压力系统模型的团体护理在肺癌放疗患者中的实行效果较为理想,能有效减轻患者负性疾病感知,改善其心理状态,并提升自我效能,可推广。

参考文献

[1]张婉,孙丹.团队协作联合风险防范干预方案在肺癌患者心血管系统并发症预防的影响[J].贵州医药,2022,46(8):1332-1333.

[2]鲁敏,钟莉萍.肺癌患者放化疗期间全面护理干预的效果观察[J].中国肿瘤临床与康复,2022,29(4):491-494.

[3]马庭炜,司艳平.基于压力系统模型的团体护理在肺癌放疗患者中的应用效果[J].中国民康医学,2022,34(5):156-159.

[4]赵彬彬,邹晓峰,张颖.基于PERMA模式的心理护理在肺癌患者癌因性疲乏中的效果观察[J].中国肿瘤临床与康复,2022,29(2):241-244.

[5]董媛媛.心理支持护理干预对肺癌化疗患者癌因性疲乏与自护能力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黑龙江医学,2021,45(20):2234-2236.

[6]任丽华,钟敏,郭素萍.ACT心理干预对肺癌放疗患者癌因性疲乏疾病感知控制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齐鲁护理杂志,2021,27(17):10-13.

[7]孙亚丽.探究肺癌放疗患者接受个体化护理对护理满意度与生活质量的影响[J].中国药物与临床,2021,21(12):2189-2190.

[8]王露.延续性护理干预对肺癌术后患者癌性疲乏与生活质量的影响研究[J].山西医药杂志,2021,50(11):1890-1892.